平行世界番外 彩子线(10)

小说:东瀛娱乐家 作者:斜线和弦
    女儿离家,藤彩子焦头烂额,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先替她在学校请了长假。东京的风暴暂歇,为了转交佐智子的生活费,她专程回了一趟秋田。

    原本不必亲自去一趟,但是不去的话她心里难安。

    去时,独自一人乘坐列车,藤彩子又想起和叶昭乘着这趟车从东京前往秋田的事。

    那时,她自私任性的让他拉着自己的手不许松开,心里却冒出个念头,要是旅途到不了终点就好了。

    要是能乘坐一班能让他们一直紧握住手的列车,那该多么幸福。

    谁能想到,那趟旅行,竟然是划下句点的旅行。

    花开过总有凋谢的一天。人到中年,能和叶昭相遇,藤彩子觉得这是命运对她的馈赠。可那时她却忘记、或者说是刻意忽略,命运的馈赠,不论何时,都暗中标好了价码。

    佐智子在时,即使羞愧,带有负罪感,她尚且能和他频频见面。甚至,越是在女儿面前感受到被灼伤了似的痛苦,就越是把她推向叶昭身边。

    但是佐智子因为她的事离家出走,她失去了当母亲的资格,也就不配感受那样的痛苦。

    这朵花还没来得及枯萎,就先已经被连根拔起。

    在雅美家附近的咖啡馆,藤彩子久违的和这位表妹坐到一起。

    雅美宽慰她,“佐智子大概是一时难以接受,等过了这阵子,心情平静下来,就能想通了。我也会劝她……”

    藤彩子摇头,“硬劝她也没意思。虽然这么说不好,但是,让她先在你那儿吧。”

    这话听着有些无情。

    藤彩子特意来到秋田,雅美本以为她是为了修复和佐智子的感情,结果恰好相反。

    雅美不知道这件事的nèimu,只当是佐智子反感母亲的交往对象,所以,虽然收留了佐智子,心中却乐天地认为,佐智子缓过来,接受现实以后,就会回到母亲身边去。

    因为这样,藤彩子这么说,雅美心里有些不满,觉得这个表姐心肠太冷。但还是好心提议道:“佐智子今天在家,要不然,你跟我回去见一见她?”

    藤彩子摇头,“我不见她。”

    她的态度过于坚决,令雅美讶异。

    忽而觉得,藤彩子的冷心肠里,深藏不能言说的悲哀。她心中对表姐的不满淡了一些,但对撮合她们母女两个重归于好的心思也淡去了,改口说会替她照顾佐智子。

    雅美什么都不知道,可藤彩子清楚,她现在不能见佐智子。

    要是雅美劝佐智子回自己身边,或是她追到雅美家,也许会把佐智子逼到一条谁也想不到的路上。

    藤彩子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返程的列车里,她强忍心中的悲哀与凄凉。

    这不仅是独身一人的旅行,还是为了将女儿送走的旅行。

    雅美回到家以后,一个字没提关于藤彩子的事。这态度越是表现得若无其事,佐智子就越清楚母亲的为难和手足无措。

    重新回到秋田,阿姨也好,姨父也好,都对她的到来表示欢迎。但是,当雅美热心收拾她的房间的时候,她开始后悔自己贸然的举动。

    她为什么会回到秋田,雅美和丈夫心照不宣,因为这样,许多话反而无法开口,到头来,话到嘴边,就成了:“佐智子安心住在这里,和小时候一样就好。”

    可是,在发生了这些事以后,佐智子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

    在收拾行囊离开东京,来到雅美身边的那一刻,就不再是她的妈妈被别人夺走,而是她亲手推开了妈妈。

    她来时像个不速之客,不仅如此,这个不速之客还亲手推开了相依为命的亲人。

    佐智子在心中想到,恐怕再也不能回到妈妈身边去了。

    可事到如今,一切已成定局。

    秋田的时间过得很慢,乡下的节奏永远也追不上东京,有时无聊得让人想掉眼泪。但是佐智子会觉得时间过得慢,并不是因为从繁华的都市回到了乡下。

    从东京来到秋田以后,她就拒绝去学校上学。

    没什么对学校的讨厌反感,也未必是出于被人指指点点的恐惧,只是突然间失去了去学校的兴趣。但在姨夫和姨妈眼中,却为她找出了无数个这样做的理由。

    因为这样的事回到秋田,使得佐智子获得了一种微妙的同情。

    雅美和丈夫开不了口劝说她,只能先放任她一阵。两人都有工作,白天时,佐智子一个人在家,除了外出去买点必需品之外,几乎不出门。

    雅美家有台电脑,佐智子通过网络,在匿名luntán上和从未谋面的网友沟通。但是,即使不出于刻意,有时也会看到有关叶昭的新闻。

    叶昭的人气一直都很强,即使发生了这件事,似乎也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他的身份,原本就不畏惧绯闻,而仲间由纪惠没有出手报复他和母亲,这次的事件便也没有发酵成丑闻,顶多是夺人眼球的桃色新闻。

    在沸沸扬扬了一阵以后,随着新的重大八卦出现,这件事也就成为了旧闻。

    在普通大众那里,一切仅仅止步于八卦。

    但是对卷入了这场震动的人来说,一切或许是从这里开始。

    佐智子看着有关他的新闻,有一条是,他为坂本冬美担任企划人和制作人的新曲即将发行。

    和坂本冬美的合作企划,是在很久之前就定下来的。

    叶昭从心里欣赏坂本冬美,因此两人一拍即合,有了这一次跨界的合作。但是,介绍他们相识的人是藤彩子,这使得面对坂本冬美时,叶昭心里有那么一丝的不自在。

    从藤彩子那里知道佐智子离家出走,叶昭有种撞到了墙上的感觉。他纵有千言万语,也不能再说出自己的想法。这也使得他不便再和藤彩子见面。

    不相见或许能够抹平这件事,但是,和坂本冬美的合作企划,工作上的事,合约既然签了,计划也都开会讨论过了,已经成为定局。不管发生了什么,该做的是还是要做下去。

    企划进入实行阶段,双方开始频频碰面,在藤彩子最好的朋友面前,叶昭不知如何是好。

    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人还有坂本冬美。

    她和藤彩子两人关系极好,因为离得近,哪怕在感情问题上有点迟钝,坂本冬美也能感觉到藤彩子这段日子以来的不对劲儿。

    周刊文春的新闻出来以后,她回想起藤彩子过去的种种反常,似乎牌面的谜题得到了揭晓。

    坂本冬美不知道这两人谈的是一场背德的恋爱,但是藤彩子对身边所有人守口如瓶的态度,也让她隐隐感觉到,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并非普通纯粹的男女关系。

    她觉得不可思议。

    但仅仅是因为如此,成年人的恋爱也不至于让她不知如何是好。是佐智子选择离家出走,如此激烈的态度,才是坂本冬美不知如何是好的原因所在。

    得知佐智子离家出走以后,她曾经出于好意,打电话给佐智子。电话里佐智子听上去状态极佳,一切如常,但是提到回东京的事就回避话题。

    坂本冬美起初以为佐智子是出于对母亲找一个只比她自己年长几岁的男友的厌恶,但是,在那之后,她仍旧回避一切。

    这样的态度,让坂本冬美心中疑惑,联想到了另外一些事。她吓了一跳,也不再劝她了。

    开始合作以后,进入到工作状态,公私分明这件事上向来很合格的两个人,或许起初有些尴尬,但这种尴尬很快就能够在习惯以后消除。

    但是,相处融洽的两个人,从来不提有关藤彩子的只言片语,越是这样,就越是有一种故意回避了话题的感觉。

    不仅如此,因为正在和叶昭一起工作的缘故,面对藤彩子时,坂本冬美也难以开口。

    失恋之苦和失女之痛,令藤彩子投入更多的精力到修饰自己这件事上,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她从这种痛苦里汲取养分,使得虽然同时失去了"qing ren"和女儿,她却显得更加容光焕发。

    落在旁人眼中,俨然是个“魔女”的做派了。

    但是,私底下,她强忍悲哀,有苦说不出。

    原先和坂本冬美无话不说,因为她正和叶昭合作,使得藤彩子面对至交好友也不能说真心话。事情暴露之前,她独自吞下苦涩,事情暴露以后,非但没能获得解脱,反而要把咽下去的苦反刍一般的再咀嚼一次。

    两个好友住得很近,坂本冬美不能因为和叶昭合作就突然疏远她,再加上两人常有重叠的行程,因而还像从前那样时常见面。

    一见面,坂本冬美只字不提叶昭,藤彩子感激朋友的体贴,却也为这种刻意的回避感到悲哀。

    这世上,任何人都比她有资格去见叶昭,去见佐智子。

    原先无话不谈的至交好友,现如今,相见时最常见的情形竟是相顾无言。就在这样怪异的气氛里,企划合作进行到了公开宣布唱片发行日期的阶段。

    看完坂本冬美和叶昭的企划专辑要发行的新闻以后,佐智子呆坐了片刻,忽然想到些什么,鬼使神差的在网络上检索起了藤彩子的信息。

    和叶昭那边的一片祥和不一样,她看到了许多对妈妈的指责。

    批评她和年下十四岁的当红歌星有牵扯,认为她的举动轻率……这种事难道还能是单方面的吗?!佐智子在心里呐喊。

    看到别人责怪妈妈,佐智子对妈妈的爱就开始坚定起来。

    她忽然想到,暗地里交往着的叶昭和妈妈,是否也在背负一个被指责的可能的时候,反而愈发坚定了彼此间的感情呢。

    可是,在指责中坚定的感情,未免太过可怜。

    佐智子心里五味杂陈,索性关掉电脑。看看时间,才下午四点,她想出去逛一逛。

    秋田的商店街她最熟悉,还是个不良少女的时候,她常常从学校里逃走,漫无目的在外闲逛。说是个不良少女,却也只是打扮得吓人,从未和当地的团体有什么牵扯。

    仔细想来,在秋田时反倒是孤身一人。到了东京,却结识了新的朋友。

    这家店的抓娃娃机中奖率被调的很低,那家店的烤鸡肉串味道是一绝,走在街上,过去的记忆开始复苏。

    然后还有,下一个拐角的那家大型游戏中心,少年课的警察常在那蹲点,专门抓逃课的不良,要小心躲开……

    “站住!”

    佐智子没能躲开。8
完本小说网提供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18 完本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