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世珍爱,一生欢喜(终章)

小说:引凰为后 作者:云月颜
    涂浚挑mingxin迹后,司徒笑那颗惴惴不安了一年的心终于平复,开始安心备嫁。

    乾宁十三年正月初一,承恩侯府为司徒笑举行了盛大的及笄礼。

    两个月后,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年过三旬的忠勇侯涂浚终于等到了迎亲的日子。

    第二次嫁女儿,阮棉棉和司徒曜的感受和第一次完全不同。

    大女儿嫁入的是他们没有能力掌控的皇室,纵然女婿再好,他们也无法安心。

    小女儿嫁的却是他们再相信不过的人家,女婿又是成熟稳重的涂浚,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担忧的。

    然而,当精心准备了十五年的嫁妆一台接一台从府里抬出,阮棉棉那不再年轻的脸庞上还是写满了浓浓的不舍。

    肩上一阵暖意,阮棉棉偏过头。

    司徒曜眼圈微红,哑着嗓子道:“棉棉,笑笑也要离开咱们了。”

    阮棉棉被他的样子逗笑了:“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忠勇侯府能有多远,又没有人管着笑笑,你什么时候想见她都可以。”

    司徒曜道:“始终是不一样的……”

    他一共四个孩子,大的两个他没能尽心尽力爱护,小的两个却真是夫妻二人亲手带大的。

    在他印象中,小女儿还是个可爱娇俏的小娃娃,整日笑眯眯的就是个开心果。

    可转眼之间她竟也要为rénqi,甚至要做掌一府中馈的侯夫人了。

    阮棉棉轻轻拐了他一下:“你少来惹我,明儿就是婚礼,我得去看看笑笑。”

    司徒曜笑道:“去吧,看看孩子还有什么需要的,都尽量给她弄齐整了,有什么不懂的事儿也再给她说说。”

    阮棉棉拂开他的手:“前面一句还像点样子,后面一句就是废话!”

    司徒曜摸了摸鼻子,目送着妻子的身影渐渐远去。

    阮棉棉来到小女儿的闺房,司徒笑正躺在床上补眠。

    她坐在床边,细细打量着睡得正香的小姑娘。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眨眼间她已经四十六,死渣男四十八,就连小fènghuáng都三十岁了。

    他们夫妻开始有了零星的白发,皱纹也慢慢爬上了眼角。

    而那个因为发现自己无故少了几年青春,觉得二十八岁实在太可怕的阮棉棉,似乎已经离她很远很远。

    明日笑笑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很快她还会有自己的孩子,就像十多年前的小fènghuáng一样……

    “娘,您什么时候来的?”司徒笑爬到阮棉棉腿上,扬起小脸看着她。

    阮棉棉揽着女儿:“刚来没一会儿,睡得好么?”

    “嗯。”司徒笑拱进她怀里:“娘,我舍不得你和爹爹,都不想出嫁了。”

    阮棉棉捏着她的鼻尖:“从前娘给你讲的故事忘了?撒谎的孩子会长长鼻子的!”

    司徒笑娇声道:“娘骗人,世上的人谁没撒过谎呀,也没见谁的鼻子长长了。”

    阮棉棉把她又往怀里拢了拢:“娘的宝贝儿长大了,今后成了涂家的媳妇儿,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整日撒娇了。”

    司徒笑翘着小嘴道:“在阿浚哥哥面前是可以撒娇的。”

    阮棉棉轻轻叹了口气。

    笑笑说的其实也没错。

    一个女人能不能撒娇,和年龄没有关系,和是不是结婚了更没有关系。

    只要有人愿意疼着宠着,不管是做女儿还是做妻子,撒娇都是属于她们的权力。

    她轻轻拍了拍司徒笑的背:“昨日进宫,你大姐姐同你都说了些什么?”

    虽然是第二次嫁女儿,有些事情她还是教不来,只能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小fènghuáng。

    司徒笑道:“大姐姐光顾着照看小外甥女,哪儿顾得上我呀,就让红翡姐姐和我说了几句。”

    阮棉棉有些纠结。

    虽然红翡已经三十岁,又是三个孩子的娘,可在她印象中,那还是个愣头愣脑的小丫鬟。

    让她给笑笑做婚前教育,怎么看都有些不靠谱呐!

    阮棉棉用手捏着司徒笑的小下巴,笑道:“红翡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司徒笑嘟囔道:“也没什么……红翡姐姐都知道的事儿,娘肯定早就知道了呀!”

    阮棉棉一噎。

    红翡都懂的事,她阮棉棉就应该更懂?

    这是什么逻辑!

    “娘,昨儿大姐姐又给了我一匣子宝石,您来帮我看看用来镶什么好……”

    说着就坐直身子下了床,趿着鞋去了妆台那边。

    阮棉棉暗暗好笑。

    世上的事情都是顺其自然就好,又何必庸人自扰。

    她站起身也跟了过去。

    ※※※※

    忠勇侯爷娶妻,皇后娘娘嫁妹。

    单就热闹而言,这一场婚礼几乎可以同十多年前皇后出嫁相媲美。

    自小就喜欢凑热闹的司徒笑,今日却只能安安静静端坐在喜床上。

    她可怜巴巴地捂着肚子:“暮沙,我肚子好饿,口也好渴……”

    暮沙道:“姑娘再忍忍,等侯爷挑了盖头,你们二人喝了合衾酒,就可以用饭了。”

    司徒笑只觉自己的脖子都快被压折了。

    “淡烟,让人去瞧瞧,阿浚哥哥来了么?”

    淡烟笑道:“今日来吃喜酒的人那么多,有好些都是同侯爷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总要一一敬酒才是,姑娘莫要着急。”

    司徒笑嘟了嘟嘴。

    道理她当然是知道的。

    淡烟其实只说了其中的一部分。

    大宋的男子多半都是十七八岁成婚。

    也就是说,这些年阿浚哥哥不知参加了多少次同僚的婚礼。

    就他那性子,肯定每次都跟着人家起哄灌新郎喝酒。

    好容易轮到他娶亲,人家会放过他才怪。

    正想着,屋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姑娘,侯爷来了——”

    司徒笑有些小紧张,赶紧挺直腰背端正了坐姿。

    阿浚哥哥来了呀!

    她的妆容,她的发髻,她的礼服……

    到底好不好看,会不会让他眼前一亮?

    很快,一双绣着祥云图案的靴子出现在她视线中,靴子主人的脚步却显然不如平日里那般沉稳。

    其实涂浚的酒量是非常好的,即便今日被人灌了那么多,他也只是有些头晕。

    大红的盖头下是他等候了十五年的新娘,是他爱了十五年的姑娘。

    这种时候怎么能掉链子?!

    金秤杆稳稳挑开了红盖头,露出了新娘明艳动人的脸庞。

    “笑笑……”

    涂浚看着心爱的姑娘,星眸渐渐湿润。

    笑笑,我许你一世珍爱,愿你一世欢喜。

    ————————全书————————21
完本小说网提供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18 完本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