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大结局 下

小说:穿越之极品农家 作者:十三主
    终于,小木匠和梁双喜的婚事就定在了七月初七,这可是开春后,梁家最喜气的事儿了。

    梁绿珠早早的替他们准备了办喜事儿要用的东西,因为小木匠是钱木匠捡来的孤儿,也没有什么亲朋,可毕竟小木匠在钱木匠所在的村子里长大,乡里乡亲,自是有往来的。

    于是,梁绿珠和小木匠商量后,一致决定让小木匠在村里办宴席,倒也热闹。

    这日,梁绿珠刚选了布匹,准备多给梁双喜备上两件新衣服,忽觉一阵反胃,趴在地上就是一阵干呕。

    这被赶过来找他的吴歧看见了,那叫一个担忧,拉着她要去看大夫。

    梁绿珠只觉得好笑,这还需得看什么大夫,她自己的身体她能不清楚,这些时日,想来也是为了双喜和小木匠的婚事操劳的。

    该是没有休息好,等她回去后,好好休息休息就是。

    心里这么盘算着,她就要跟吴歧解释,只是,话还没有说完,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此时,她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趴在一旁又是一阵干呕。

    吴歧向来就心疼她,看到她这样子,哪儿还能安心,即便是梁绿珠不愿意,她也生拉硬拽的带着她去了药铺。

    “我真的没事儿。”梁绿珠忍不住发起抗议,只觉得吴歧是夸张过余了,可吴歧也不听她的,当真将她的手放在了桌上,让大夫给她把脉。

    梁绿珠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霎时间,真不知道应该跟她说些什么好,索性就由着大夫给她看。

    谁知道那大夫把了脉之后,双眼忽的睁大,脸上的表情顿时凝住。

    梁绿珠眉头一皱,瞧着大夫这样子,也不对劲儿,倒像是她当真有病一般,可自己之前都还好好的,哪儿有什么病。

    回头看向吴歧,只见吴歧忧心忡忡道:“该不会有什么事儿吧,大夫,你好歹跟我说句话,我娘子到底怎么了。”

    就在这时,那大夫脸上的表情顿时又变的满脸堆笑起来:“恭喜梁掌柜,你这是喜脉啊。”

    “喜脉?”梁绿珠惊讶,脑子里渐渐反应了过来,喜脉,也就是怀了怀子的脉象,大夫的意思是,她怀孕了!

    “太好了,娘子,你这是要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出来了,为夫倒是有出息,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当爹了。”

    “回头我就让欢喜楼的厨子顿顿给你炖鸡汤,不,欢喜楼的那些厨子哪儿干的好这些事儿,还得为夫去做,让他们去做,我如何也放不下这心。”

    吴歧一高兴,兴高采烈的说了一大堆话,直听的梁绿珠皱眉头。

    伸手,拉了拉吴歧的衣袖,却听见吴歧凑过来,关切的问答:“对了,娘子,你可有什么想吃的,有什么想用的?你说给为夫听听,为夫去给你置办。”

    听着她这一声接着一声的话语,梁绿珠终于忍不住红了脸。

    干咳了一声,梁绿珠忍不住开了口:“吴歧,你能不能别再继续说了,跟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言语之间,她忍不住伸手捂了捂脸,生怕被人看见了这一幕,丢人啊。

    “娘子,为夫还真是没有见过这样的世面。”偏偏吴歧又凑到了她的耳边说了两句,这回不等梁绿珠发火,他已经抬头朝着大夫开了口:“大夫,帮我抓一副保胎药。”

    那大夫听了这话,赶紧让药童去抓。

    待拿了药方回了铺子上,吴歧更是紧张了,什么重活儿也不让梁绿珠干了,还跟所有的人交代了一番,让他们仔细着些盯着梁绿珠,不让她做危险的事情,当然,这种危险的事情倒是让梁绿珠无语至极。

    比如,走快了两步,也算是危险!

    梁绿珠从来没有被人紧张成这样,一时间,她只觉得有无数双眼睛都落在了自己身上,自己挪动一步,都有无数双眼睛正盯着她看。

    就这样过了三天,梁绿珠终于忍受不了,朝着吴歧发了脾气。

    吴歧顿时就蒙了,想着他专程了去问了许多生产过的妇人,那些个妇人都跟她抱怨了不少,所以,对于坏了孩子的梁绿珠,他更是格外的照顾,生怕梁绿珠哪里就不舒服了。

    谁知道,这样做出来,反倒是惹了梁绿珠的厌烦,就在吴歧懊恼不已的时候,忽然吴十八走了进来,还交给了他一封信,信是罗氏写来的。

    再次看到罗氏的字迹,吴歧有些诧异,毕竟,罗家倒了之后,罗氏就不见了,即便是他和梁绿珠婚礼,罗氏也没有出现过。

    对于罗氏,他是怀有感恩之心的,虽然,罗氏没有生过他,却也是养过他的,她心里明白,罗氏对他的感情从来没有掺假过。

    所以,没有找到罗氏,他一直心怀愧疚,如今,罗氏居然主动写了信过来,他拿着信,心里也不由跟着打了颤。

    可信里的字数却是极少,只让他照顾好梁绿珠和他未出世的孩子,莫要寻她,她一切安好。

    吴十八眼看着吴歧的表情,有喜又有悲的,一时之间,竟搞不清楚自家主子的意思了。

    许久,终是忍不住追问道:“夫人出事儿了?”

    “安好。”折叠好信函,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查查这信是从哪里送来的,若是能找到夫人,那便找,找不到,也不强求。兴许,她想明白了,自己也会出现。”

    终归,只要她平安无事,那就一切都好。

    “是。”吴十八应了一声,转身就出去办事儿了。

    回头看了看屋子里,被众人照顾的梁绿珠,他终还是听了梁绿珠的话,做出了推让,由着她去做力所能及的事儿。

    但,同时,她又叮嘱了暗卫暗地里照看好梁绿珠,终归女人生孩子是个极危险的事儿,他必须要保护她,不能让她有一点点的闪失。

    起初的四五月,梁绿珠的肚子倒是不怎么明显,依旧是平坦的小腹,看不出像是怀了几月的样子。

    吴歧担心的很,只怕是因为梁绿珠不贪嘴,吃的少,身子跟不上的缘故,后来,他又问了不少妇人,只听说这种不显怀的缘故是因为孩子贴着背脊长的,他这才放了心去。

    但是,同样,在吃的上,他去不论如何也不允许梁绿珠少吃,没日没夜的炖鸡汤,吨燕窝直往米粉铺上送。

    直送的梁绿珠快压抑了,一个劲儿的抱怨他跟喂猪一样。

    吴歧见她实在是厌恶的紧,这才收敛了一些。只不过,因着心里担忧,吴歧即便是做梦,也梦到她不肯吃东西,任由着他怎么劝,也劝不动。

    每每一醒来,看着床边的梁绿珠,他第一句话就想问问他为什么不肯吃东西,可话还没有开口,倒是被梁绿珠给呵斥了一顿,只说他梦里都叫着儿子两个字。

    吴歧倒是真没有那种重男轻女的思想,只不过,不管梁绿珠生男孩儿还是生女孩儿,只要是她生的,他都一样会喜欢的。

    可瞧着梁绿珠生了这么大的气,她这心里也是担忧的很,只怕她动了胎气,忙起身给她准备吃食,一边又让梁双喜帮自己说说好话。

    谁知道,这好不容易才炖好的猪蹄儿,一段到了梁绿珠的面前,又引起了梁绿珠的一阵干呕。

    吴歧担心,前阵子也没见着她呕吐的这么厉害,忙不迭的将吃食拿了下去,又让人熬了清粥小菜,梁绿珠这才没怎么吐。

    眼看着梁绿珠总算是好受了,吴歧帮她顺着背脊,递着茶水,一边又是朝着梁绿珠的肚子道:“乖女儿,你可被折磨你娘了,不然,你一出来,我就给你一阵教训。”

    这话才说完,吴歧的耳朵就让梁绿珠给拧了一把。

    梁绿珠皱着眉头瞪他:“你这叫什么话,吴歧,你是存心气我是不是?”

    吴歧那叫一个委屈,就因为那无须有的梦境,他家娘子已经在记恨他喜欢儿子了,这番专程喊了一句女儿,难不成,他家娘子又生气了?

    “孩子还没生下来,你就是这么胎教的?哪个当爹的像是你这样的,暴力恐吓?”

    吴歧模模糊糊的,倒也能理解抬脚这个词儿的意思,转眼想要解释,又觉得她家娘子怀怀子不容易,只得点头认错。

    转眼就到了双喜跟小木匠新婚的日子,吴歧更是越发寸步不离,生怕自己一离开她,她又会做什么事儿一般。

    就在他忙着当小跟班的时候,梁家又来了一个重要的客人:宁王。

    这让梁大海面上特别有光,遇人就说自家来了贵客,遇人就说自己这贵客是多么不平凡的来历。

    吴歧将冯石头叫到了一旁,要问缘由,这老头明明已经回京了,怎么好端端的,又回了安县。

    冯石头的目光下意识的朝着梁绿珠渐渐隆起的小腹上看了去,这才道:“王爷自觉年事已高,已经跟朝廷请求告老还乡,以享天伦。”

    “啥?”吴歧有些听不明白了,他那便宜老子横竖也不过是四十出头,怎么就年事已高了?

    还想多点什么,人倒是被梁绿珠拉到了一边:“王爷该还是顾念着你的,你可不能说赶人走之类的话,更何况,今儿个可是双喜新婚大喜之日。”

    听了这话,吴歧满脸的诧异:“这是什么话?说的我有这般······”

    他找不到词语来形容自己的糟糕心绪,眼看着梁绿珠就要翻脸,他也终归不得不改了口,只得顺从的点头道:“是,是,娘子说的对。”

    梁家的热闹终究在进行着,和梁家嫁女的热闹对比起来,吴家倒是显的十分冷清。

    幽暗的密室当中,吴修远正闭着眼睛休息,忽然间,一阵脚步声传来,他猝然睁眼,只见栓子正送了一大堆的孩子衣物过来。

    “少爷,这些衣服,全要送到梁掌柜那处去吗?”

    这是他家少爷几月之前让他准备了的,全是要送给梁绿珠的,可他不明白,明明他家少爷!

    “我给他写一封信,就按上次的办法送过去,不然,这些东西,她也不会收的。”

    吴修远悠悠的说了一句,栓子赶忙下去准备笔墨。

    一旁幽暗的拐角处忽然传来了一声冷笑声:“修远,你别天真了,吴歧是什么人,你用我姑姑的名义写这些信,你就不怕他把整个吴家给端了,就跟以前对罗家一样。”

    “他不会的。”吴修远冷冷一笑,因为,他和吴歧都很清楚,这吴家的家业,终归是属于梁绿珠的,即便是顾念着他爹,吴歧也不会。

    远远地瞟了拐角处,被她捆绑起来的女人,记忆回到了好几月前。

    那时候,她,也就是罗朝凤在药铺里谋了一个差事儿,她本打算养活她娘,谁知道,竟遇上了过来检查身体的梁绿珠。

    甚至于,还得知了梁绿珠怀有身孕一事儿。

    那时候,罗朝凤就要对梁绿珠下手,她私自要保胎药,换成了打胎药,打算将罗家所有的仇恨都报在梁绿珠身上。

    谁知道,她不知道的是,他一早就盯上了她。

    那副保胎药,终究还是没有被换掉,而罗朝凤则是被吴修远带到了这里来了。

    吴修远心里清楚,他实在是太寂寞了,寂寞的有很多话不知道要对谁说,在这个时候,他想到了罗朝凤,他不能让罗朝凤出去祸害梁绿珠。

    即便是要将罗朝凤困在这里一辈子,他也无所谓。

    这辈子,他就只爱过梁绿珠这一个女人,他一定要守她一生,即便不是娶她,只要和她一同待在安县也好。

    “我姑母是你杀的,对不对?”忽然之间,暗处的罗朝凤说了一句。

    吴修远的瞳孔,忽然之间睁大,继而微微一笑:“不,她是自杀的,她感念于对不住我娘,所以,她决定离开这个世是。”

    罗朝凤打了一个激灵,不但不愤怒,反而是十分的担忧:“修远,别傻了,吴歧是什么人,他一定会顺藤摸瓜,抓到你身上来的。你赶紧逃跑吧,不然,你i会跟我大哥和我爹一样的结果!”

    “你娘我已经安置好了,自从你走了之后,她的身体一直不怎么好,时常发病。”吴修远没有回答罗朝凤的问题,反倒是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

    “我娘怎么了?”罗朝凤面露忧色,当初,她之所以到药坊去帮忙,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没了她爹,她和她娘难以继日。

    本是想挣些银钱,先在安县存活下来。

    没有想到!

    “她生了重病,该是想念你的缘故。”吴修远淡淡的说了一句。

    罗朝凤皱眉:“一定又是在想我爹了,其实我知道,她和我爹表面上的关系虽是冷冰冰的,可她却十分关心我爹。”

    “或许,你想去见见她?”吴修远忽然之间反问了一句。

    罗朝凤沉默了,她闷在那里,过了许久,也没有再说话。

    久到吴歧觉得,她已经不会再说话了,忽然之间,她还是开了口:“你应该知道,我不会的,我不会放下你一个人的。修远,这辈子,我就想守着你,不管你对我如何,我只想永远陪在你的身边,我想听听你的声音,看看你的样子。”

    就正如当初,她不折手段,即便是要对他下药,让他下不了床榻,她也要让他陪在她的身边一个样。

    只不过,和从前相反的是,如今是是他让她不能动弹,不能走动罢了。

    “你就不会担心你娘?”吴修远反问了一句,继而失笑:“不过,我问这些也是无用的,因为你心里很清楚,我是不会放你走的。你走了,绿珠就会有危险。”

    “为什么!”原本之前罗朝凤的情绪还十分稳定,到了这时,她心里的仇恨终于又被激荡了起来:“你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她对不起你,她选择了我表哥,不是吗?”

    吴修远笑了:“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得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原本,她才应该活在这里。”

    罗朝凤越发听不明白,只看见他的眼底有落寞,有苦笑,忽然之间,她又心疼了。

    “修远,不要这么做,你会把自己害死的,你知不知道,吴歧对我姑姑是有感情的,即便是我姑姑不认他了,他也一样将我姑姑当成亲娘,他要是知道我姑姑死在你的手上。”

    这次,不等罗朝凤说完,吴修远再次开口打断了他的话:“是自杀,罗氏感念对不住我娘,自杀了。”

    一时间,他有些恍惚,若是梁绿珠知道他这么做了,能不能理解他呢?

    “我表哥有很多暗卫,他不会放过你的!”罗朝凤急了,看着如今的吴修远,就正如同看着当初她的大哥一般。

    她发自于内心的担忧他。

    吴修远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唇角的笑意却越发深了一些:“如果吴歧的暗卫里没有我的人,我如何能在吴家活这么大岁数?”

    罗朝凤倒吸了一口冷气,以前看着吴修远温润如玉,清雅淡泊,从来没有想过,他竟还有这样的城府。

    “我爹身体不好了,我早跟他说了,欠了她的东西,我会替他还的,包括整个吴家······”

    吴修远悠悠的说了一句,罗朝凤早听不明白这话里的意思了,只隐约听见外头刮起了大风,她有些怕,该是要变天了!
完本小说网提供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18 完本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