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大结局

小说:红模 作者:模特徽因
    我怀孕了。

    孩子的父亲只会是他。

    从医院走出来,便直接去了时尚中心。

    我想把这个消息告诉魏子洲和张扬。

    时尚中心已经进入装修阶段,所有的设计可是说是在整个汉东省都是超一流的。各种品牌与国际接轨,因为汉江还是个旅游城市,只要我们将招牌做好,相信下一步很多人都会来我们店。

    “你还知道来一趟啊?”张扬带着个口罩瞪眼看着我说。

    魏子洲从一边走过来,推了推我说:“出去,这里味太大、太呛了。”

    “我给你们买的冰镇饮料,快出来喝点儿吧。”我抬了抬手上的饮料说。

    “哼,还算你有点儿人性。”张扬笑着走了出来。

    三人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看着熟悉的汉江市,心里各自的想法都不同。

    “回家的感觉就是好哈……”张扬说。

    “你要想回来,我又不会揽着你。”魏子洲说。那明显是话里有话。

    “白痴……”张扬骂了一句后,转头看着我问:“怎么,真打算在这儿住一辈子?”

    “说不准,但是,这些年应该会在这里安定下来……那个……告诉你们个消息,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啊……”我转头很神秘的看着他俩说。

    魏子洲皱了皱眉头,习惯性的一脸冷漠的说:“你刚才进来的时候,就鬼鬼祟祟的,说吧,什么事儿?”

    “我怀孕了。”

    “什么!?”他俩同时跳了起来!

    魏子洲完全失去淡定的看着我:“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怀孕了?陆厉的?”

    “嗯。”我说。当即又低下了头说:“不过,我们两个多月没联系了,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呢。”

    “给他打电话啊!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告诉他呢!?”张扬催促着说。

    “我打听过,但是,并没有什么消息。好像是陆厉自己刻意安排的。”我说着,心情便有些低落。

    “你俩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我看着怎么还不如以前了似的?”张扬站到我面前说。

    “对啊……我也有这种感觉。是不是因为何百合的死?你说过的。”魏子洲问。

    “我觉得应该是何百合的原因,先前的时候,他对何百合并没有那么用心,而何百合却救了他很多次,可在最关键的时刻,他却没有将何百合救下来……那种愧疚,他到现在怕是都还没有解脱呢。”我说。

    上次我们跟金门发生冲突的最后,多亏了陆厉。

    如果不是他带着何氏集团的那帮人去了人间天上,那么最后我们的下场究竟会怎样都是个未知数。

    也是那时候,我才发现我想多了,不管是陆厉还是魏顾海,他对何百合就是应该有感情才对。倘若他对何百合的死不闻不问的话,他便真是个无情而冷血的动物了。

    “解脱什么啊解脱?这都过去多久了,他还没回来,他心里到底还有没有你啊!”张扬愤愤地说。

    “我觉得有。”我说。如果没有的话,他根本不会去人间天上救我。而陆厉一直以来都是那么种性格,他不会过多的将情绪表达在脸上,也不会轻易的让别人知道他的想法。

    何鸿枭与何百合都死了,虽然当时很多资产都被查货,但是剩下的也不少。他那么多兄弟要跑路,肯定是要安排好了才行。

    “吱”的一声,一辆警车停在了我们门前。

    那会,其实我已经观察到了警车,只是,没想到会在我们门前停下。

    他俩见我看过去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张扬没好气的说:“看啥看,跟咱没事儿,继续说你打算怎么办吧!?那个陆厉到底是什么想法?还要不要跟你结婚了?”

    “你载着我的行李,先回局里去吧……我待会自己过去。”

    陆厉的声音忽然传来,我们三人齐刷刷的看过去!

    警服!?

    警督?!

    陆厉将帽子一同扔进了车里之后,转身看着我们说:“今儿都在呢!?”

    我赶忙站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是警察?”

    “嗯……”他微微的点了点头,那轻轻的颔首之中,仿佛有千言万语一般。

    “这次回来就不走了?”我问。

    他一本正经的站在我面前说:“京都那边都安排好了,这段时间也将所有的仇敌都解决好了,我不能让何百合身上的事,发生在你身上,所以耽搁了很长时间。呐,我知道你回来之后,就跟部里提了要求,回汉江市陪着你。”

    “哦……回来挺好的。”我笑着说。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交谈。

    他是卧底我是想过的,可是,后来很多事情都让我排除了那些可能,因为,如果他是卧底的话,他的权利也太大了。也太乱来了。

    但是,现实证明,他就是卧底……而且,卧底的时间比我长太多太多。

    这刻,我都不好意思去看他的脸,总感觉他比我要努力。那么多枪林弹雨里走来,那么多坎坎坷坷中爬出来,九死一生都不为过。而我,竟然还在怀疑他对我的心。

    “陆厉……”魏子洲靠过来看着我俩淡淡的说:“……这里你们帮不上忙,该去哪儿去哪儿吧。”

    “哦,行。”陆厉微微一笑。

    “还有,”魏子洲脸略微严肃的看着他说:“现在莫菲怀孕了,你得赶紧准备婚事了。”话毕,魏子洲便拉着张扬进了店。

    陆厉转头看着我,一脸的不可思议,“他刚才说什么?你怀孕了?”

    “嗯。”

    “啊!!”

    &

    金门的案子终审了。

    徐达、徐志峰都被判刑了。

    郑田森从国外回来了,回来不久郑徐寅也从监狱里释放了出来。

    李善派人将郑田森送上的飞机,到了这边,我便让阿龙帮忙去接一下。看到郑田森的时候,我们都有些傻眼。

    虽然手机上,李善已经跟我说过,郑田森这次手术后会落下残疾,但是,我没想到是这么严重的瘫痪。整个人似乎只有脖子以上能动了。

    “我爸呢?”他很是虚弱的问。

    “在家等你呢。走吧。”我说。

    ……

    熟悉的别墅。这是当初我跟刘鑫刚苦口婆心求下来的别墅,倘若当时记录进档案,怕是也会被收缴。

    我知道郑徐寅出狱了,但是,今天也只是第一次来。先前想来问问徐志峰的事情,但是,想想还是作罢了。

    今天过来见到郑徐寅时,他瘦了很多很多,但是,精神面貌却好了很多。

    他知道陆凤霞死了,知道教父死了,知道徐达等人都进监狱了。

    此刻,看到自己儿子这副样子,他心里并没有表现的多难受。

    “活着就好……谢谢你。”他很是感激的看着我说。

    安顿好郑田森后,我让阿龙等人都走了。

    郑徐寅知道我心里有话,给田森合上房门之后,便走了出来。

    “我知道你想问徐志峰的事儿……”他做到那张老椅上说。

    那段往事,很特别。

    特别的不知道该说郑徐寅聪明,还是该说他蠢。

    当初,陆凤霞是铁定了心要嫁给徐达的,但是,她跟徐达之后没怀孕。

    她着急了,在汉江的时候,眼瞅着楚云天如此难玩之后,便心生一计。但那一计是给楚云天下药!而不是给徐达下药。

    因为,如果怀孕后,徐达还是不要她,他就告诉别人这孩子是楚云天的。让他难堪。

    但是,那晚上床的却变成了郑徐寅。

    因为楚云天部队紧急情况,喝完之后,立刻返回。而她的药效还在,那时候郑徐寅是个大小伙子,她一喝上药之后,嘴里不停的喊着要要要的,郑徐寅就是再专一怕是也受不了了。

    所以,后来陆凤霞才会对小时候的徐志峰那么不待见。

    只是,也正因为他跟陆凤霞有了那么一层关系之后,永远都解不开了似的。

    “这么简单?”我听完后,微笑着说。

    “对,就是这么简单。陆凤霞这辈子就是干了些害人不利己的事儿。呵,好在都过去了……谢谢你,我没看错人。”他向我投来肯定的目光。

    “我现在只是平头老百姓一个,没你想的复杂。你好好照顾田森吧,有时间的话,我会来看您的。”我站起来告别。

    ……

    八月,我们在准备着婚礼的时候,楚云天忽然来了。

    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特别小声,也告诉我不要惊动任何人。

    我知道他是来看苏小果的,但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今天才来。

    见了他之后,才知道,原来今天是生母苏小果的生日。

    那天的天气很阴沉,陵园里草木丰盛,四处的蚊虫挺多……

    他捧着蛋糕,跟在我身后,一步步走的很沉重似的,“你慢点儿,慢点儿,我心脏有点儿受不了。”

    他应该是激动的吧?

    我以为他见了生母会有很多很多的话说,但是,他没有,他打开蛋糕,点上蜡烛,然后唱着生日快乐歌。我在旁边,则像是看傻子一般的看着他。

    他流泪了,也好像没流,也或许是早已经流干了。

    唱完歌之后,默默的跪在那儿好久好久……

    哪怕胳膊落上蚊子,仍旧一动不动的盯着墓碑。

    ……

    自那次之后,他每次来的时候,都不再叫我。

    后来,我再去的时候,就会看到有蛋糕。

    清明的时候,有鲜花。

    过年的时候,也会见到有人已经先来烧过纸钱了。

    ……

    我们在汉江市活的很安稳,这是生我养我的土地。

    陆厉跟张警官是一个脾气,耿直的心态根本就得不到提拔。那次立功之后,到现在都没再提提。倒是张亮,跟梦瑶结婚之后,让梦瑶教育的满口大话,吹牛逼都不带草稿的,整的领导同事干系融洽,节节高升!

    我看陆厉那么不乐意,便让他辞了警察。但是,他不肯,他总说警察的家人不一样。我知道,他是发自内心的想要保护我。

    阿龙和苏晴的孩子比我们孩子大一岁,两家都在一个小区住,离得非常近。

    父亲的肾移植手术非常成功,黄毛也带着媳妇儿来到了汉江市落脚,跟我们一个小区,我平时也好去照应。

    李善,每年过年的时候,都会回来,我们很多的汉江的业务,也是她带头弄大的。不过,他从来没有以教父自居。

    每当有人问他谁是新教父的时候,他会告诉那些人说,新教父是个女的。还曾是个红极一时的模特。

    我说他傻,问他什么时候结婚生子,他总是笑笑不说话……

    &

    转眼,四年过去了。

    又是八月十二,生母苏小果的生日。

    那天陆厉因为有急事儿,一大早就在楼底下按喇叭的催。

    我带上小宝,上了车后,他就开始抱怨。两口子结婚前恩恩爱爱,结了婚八成都是这么吵嘴过来的。

    “别废话了,你不是有事儿嘛……有事儿就赶紧开,我下午还有好几个客人要去呢。”我说。

    “瞧瞧你整天忙的,安安心心的带个孩子就行了,真是的!”他不乐意的说。

    “诶……陆厉,你是不是嫌我没把孩子给付香芹啊?开什么玩笑,张亮的孩子都看不过来,还看我的?而且,我父亲那身体能看孩子吗?你就多收点儿累就行了,还事儿事儿。”我气的呼呼的。

    “得得得……”他一脚油门又轰上了。

    ……

    摆上小蛋糕,点上香,烧了纸。

    收拾之后,便准备下山。

    “部长好!”陆厉忽然一个敬礼!

    我回过头的时候,便看到楚云天微笑看着我们,但是,没有抬手回礼,简单的摆着手说:“行了行了,我退休了,不是部长了。放下吧。”

    “退休了您也是部长啊!您永远都是我的头。”陆厉过去接过他手中的东西。

    当年,如果没有楚云天,陆厉可能已近死在银三角,或者沦为一个真正的毒贩了。是当时任南云省缉毒总指挥的楚云天,发现了陆厉是个可塑之才,所以,才让他破格做了卧底。

    “您退休了?”我上前问。说实话,当我知道他是我亲生父亲的时候,那种感觉很特殊。

    这些年我总会时不时的给他打个电话,说是嘘寒问暖,其实就是怕他自己一个人,也担心他出什么事儿。

    “退休了,而且,我搬到汉江来住了。就在山底下……方面照看你妈。”他笑着说。

    听他那么简单的说出来后,我的眼角顿时就蓄满了泪花。他对生母的爱,竟是如此的浓重。

    “我对汉江很有感情的,我的爱,都在汉江。”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我说。

    &

    我们一同下山,走在长长的山梯上,心里有话,却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

    山下,楚云天抱起小宝问:“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陆启龙……”小宝吐字不清的说。

    “陆启龙啊……好名字,呵呵!好了,你们早些回去吧!有空来找我就好,我就在那个老楼上!”他说着,指了指山脚那座红楼。

    那可是高档住宅了,想来他那么高的退休金也是住得起的。

    “嗯,知道了。会常来看你的。”陆厉笑着说。

    “再见……”楚云天说着,便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小宝……”我顿下身子,在他耳边嘱咐了几句之后,他便小跑着就冲了上去。

    “姥爷、姥爷…姥爷、姥爷…姥爷、姥爷……”

    楚云天听到那一声声的姥爷,转过身时,早已泪目。

    我俩泪眼相对,

    再,无须多余的语言……

    .

    .

    .

    (end.终)

    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496:大结局)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
完本小说网提供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18 完本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