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节 玄幻尽头是什么?(全书剧终)

小说:超级玩龟师 作者:错花心
    “哈哈哈,没想到一统江山积累的功德,才能引下‘天命道链’。夏鸿腾,在这点上,我轩辕葛红不得不感谢你,谢谢你为我捅破了这层窗户!”云雾中传来轩辕葛红的大笑,偶尔还夹杂着几声孔雀明王强大的威压啼叫。 “轩辕老祖?”

    夏老太君听到此人自报名字脸色就阴沉了下来,她早听说过轩辕世家有一个奇才,在五十年前就修到境界大满,但是一直用尽各种方法也没找到破虚的大道,人族暗中很多纷争都是她暗中寻道搞出的副产品。

    没想到这货今天会跳出来堵自己爱孙的道,她不由回头对夏鸿腾道:“乖孙啊,这人比较邪门,咱就错开这一届,不跟她争了!”

    “祖奶奶,你太天真了,你以为这种人,会大气地放过潜在的对手吗?”夏鸿腾根本没动,他瞬间开启看破虚妄之眼,查找隐在云层后的轩辕葛红,那家伙好狡猾,居然弄出这么厚的云层,“放心,我老早就想打断她的大腿了!”

    “乖孙啊,此人真惹不得啊,她的座下孔雀老早被这家伙倾一界之力,喂成天下第一兽,咱家噬魂血蛭皇一闻到它的味,早躲到连我也感应不到的地方去了。还有你的小凤雏千万别祭出来,会被这货啄死吸魂的!”夏老太君听到乖孙要跟这种存在死磕,差点吓趴下。

    “祖奶奶,别低头,皇冠会掉……放心啦,这等小兽禽,我从未放在眼里……”

    “好大的口气,你的依仗怕是鸡鸣山刚变异升级的鸡祖吧!哈哈哈,我告诉你,上次在玄水界,你召唤来鸡鸣山鸡祖和那家伙的死鹤联手,也许能给我家孔雀明王造点麻烦,但是现在嘛,我告诉你们,一切都迟了!这次我家孔雀明王狂吃了今年荇菜收上的所有龙胆金莲后,这世上,再也没有兽禽能给它带来伤害!”

    “是吗?你难道不知道,人族,才是兽禽最可怕的天敌吗?”夏鸿腾一边跟她瞎聊,一天努力寻找这家伙的行踪。

    “就凭你的女娲拂袖斩吗?我告诉你,这几天我翻遍藏经,终于在‘圣祖心经’那里找到破解此术的手段,这种神通对加持了一界气运的仙禽,没效果!”

    “那你躲什么躲,出来好好说话!”

    “哈哈哈,有本事,自己来找呀?”轩辕葛红才不会傻到冒险去印证,她唰地拔出轩辕剑,一驱座下孔雀明王道,“明王,我们去,却把这家伙的天命道链给斩了!”

    没多久,众人便听到空中开始传来斩天命道链的声音,正当众人以为夏鸿腾会呼叫师父出手时,却听夏鸿腾仰天吟诵道: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一词吟近,顿时天生异像,天道奖励出一片大大的灵影幻境。夏鸿腾同一时间祭出《连山令》,以泰山为中心,借来五岳灵力,同时燃烧宝鸡羽和睢鸠羽,加持《圣颜令》,放出霸气无比的皇者之力,一下撕开厚厚的云层,把它们全收到自己归藏空间。

    拨云见日后,便看到轩辕葛红已经砍断八条天命道链,此时正对虚空中垂下的最后一条也就是第九条天命道链用轩辕剑卖力地猛砍。

    没几息,最后最后一条天命道链也被她轰然砍断。

    “哈哈哈,我这把轩辕圣剑,上可斩天,下可灭地,我要让谁断天命,谁就得乖乖给我候着……咦,我把你九条天命道链全砍断,断了你的登天路,你不生气?”

    轩辕葛红原本时刻防范这家伙会暴起拼命,却没想到夏鸿腾双手抱肩,一副如看好戏的样子,仿佛自己做的这一切,跟他完全不搭界。

    “你家圣祖没说过吗?要想冲破天命道链的束缚,必须将其斩断,否则,你走的只是小道!难得你这么免费又卖力地帮我斩断天命道链,我生什么气,我应该郑重地向你道声谢谢才是!”

    有残图科普,夏鸿腾的知识点瞬间如学霸上身,碾压轩辕葛红完全是小菜一碟。

    “可恶,看来是真留你不得!孔雀明王,去撕了他!”轩辕葛红被夏鸿腾刺激的快抓狂,大不了拼着圣兽不要,也要把夏鸿腾拉下马。

    “嗷嗷哒……”孔雀明王瞬间锁定夏鸿腾,一个凶猛犀利的眼神瞪过来,如无尽恐怖威压,跟夏鸿腾同一个方向的围观者,八品以下灵龟师齐齐跪倒。

    “哼!孔雀明王,做护国神兽有护国神兽的样子,可不是你这样玩狠耍凶助纣为虐的!”夏鸿腾有宝雉和睢鸠两灵鸟之羽燃烧加持《圣气令》,堪堪挡下孔雀明王的神级威压,“既然如此,今天我就收了你!”

    夏鸿腾说着取出一个诡异的东西,轩辕葛红看得一愣,自然认得他手中的东西,心中没来由生起不祥之感。

    “轩辕老祖,可还记得此物?”夏鸿腾似笑非笑地看向她。

    “一个破葫芦,你还当它是宝贝!”

    “哈哈哈,那我就给你科普一下,在我超级补天术下,我把混元葫芦废物利用,和金石丝竹完美融合,创造出一种新的神器,叫葫芦丝!想必你早已经用占卜术算到,孔雀明王的克星就是跟混元葫芦有关吧,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

    “切,你别以为往一个破葫芦里插三根破竹,就叫神器,来呀,你放大神通呀,让本座见识见识!”轩辕葛红虽然色厉内荏地叫嚣着,暗中却是给孔雀明王直接用神识传神,“孔雀明王,还愣着干嘛,快点撕了他!”

    夏鸿腾自然不会再给孔雀明王机会,葫芦丝放在嘴角,马上吹出一段悠扬动听的旋律来。

    此曲名《控雀舞》,是夏鸿腾花了八十万功德之力从残图那里买来的,意蕴深远,曲调婉转,由整个混元葫芦自带的混沌气室共震,融合金石丝竹产生的天籁之音,会把人和兽带到一个无比优美的境界,让其忘乎所以,翩翩起舞!

    果然,夏鸿腾立马吹出的美妙曲声,顿时让此处山风寂静,鲜花盛开。

    音色温和略带鼻音的曲风,让人倍感优美亲切,犹如抖动的丝绸,轻柔飘逸,给人以和煦朦胧的美感,不由压下孔雀明王暴戾的气息,随之如清风拂面,春暖花开,让它忍不住孔雀开屏,围着夏鸿腾翩翩起舞。

    夏鸿腾适时祭出归藏空间,把它温柔地收走……

    “孔雀明王!!你对我的孔雀明王做了什么?”轩辕葛红眼睁睁地看着孔雀明王消失,再也感应不到它的存在,不由惊恐地叫起来。

    “你猜?”

    “去死!”轩辕葛红再也不管不顾,轩辕剑当空劈下,“轩辕剑绝代天痕,千秋霸气唯剑演,杀!”

    顿时,青龙云现,怒涛排壑,万千剑气化成滔滔洪水,绵绵不绝地幻成巨剑攻向夏鸿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阁故园。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夏鸿腾背手而立,身前划出咫尺天涯的空间鸿沟,他并没有出招,只是当空吟诵了一首战诗。

    见到天道赐下灵力幻影,他忽然朝灵力幻影中喷出一口血,一口携万千气运于其中的精血,配合爆炸的战诗,迎向万千剑气化成的滔滔洪水。

    下一刻,轩辕葛红诡异地发现手中的轩辕剑莫名失去了灵性,自动加持的万千幻像一下子消失,似乎变成凡铁一般。

    “怎么会这样?这是什么邪术?”几万年来,她第二次又愣住……

    “自从你的轩辕剑斩断属于我的天命道链后,此处不再是天命争夺的空间,你连轩辕剑不能斩鸿运加身之人的道念都不知道,还配使用轩辕吗?我看轩辕世家的气运差不多都被你败光了!”夏鸿腾有残图附身,各种神器妙门自然信手拾来。

    “对对,登仙台不能动武,只能动文,快快,用战诗怼他!”

    “彭魔,你上次那首酝酿千年的战诗呢?快授权给小红使用!”

    “李魔,我看这个点子超硬,我酝酿千年的战诗怕压不住他,还是你酝酿万年的那首战诗授权给她吧!”

    “越魔,还是你那首压箱底的绝诗贡献出来吧?”

    轩辕葛红体内寄生的四魔吵着一团,谁也不愿意拿出好东西,真正的体现三个和尚没水喝精髓。

    夏鸿腾的看破虚妄之眼下,一切看得真切,既然轩辕葛红这么不识抬举地送上门来,还抢先动手,他自然不会客气。

    看准时机,他抢先动手道:“文道武昌,只存一人。既然你跟我同上登仙台,那么就让我见识见识你读了两百年的诗书水平如何?”

    “不好,此人妖孽,我们唯有先下手为强才能赢得胜机!小红,就用我的那首战词,快快,否则来不及了!”关键时刻,还是钱魔略有大局观。

    夏鸿腾岂会再给她机会,瞬间祭出五劫封魔笔,以自己无上气运之血沾之,在众人兴奋的目光下,不负众望地写出七个字。

    “寂寞寒窗空守寡!”

    一联祭出,顿时体内《相思令》、《如梦令》、《圣儒令》、《萨蛮令》、《圣颜令》、《五行令》、《鹧鸪令》、《圣气令》、《乐府令》纷纷自动跳出来,九令联击,加持无上灵力,幻成一个超级灵力小黑屋锁住轩辕葛红。

    “我靠!”

    “我靠!”

    “我靠!”

    “我靠!”

    四老魔听到此联,齐齐打靠,以他们的能力,绝对不能在几息之内对出来,不完蛋也得完蛋!

    战诗的由来,自然脱胎于联,其最高境界还是字少的战联,人家不管在字数方面,还是精练方面,都占有相当大的优势。

    轩辕葛红可以说,若是祭出钱魔老祖的战诗,还可以挣扎片刻,但是现在战诗只祭出四分之一,人家战联已经灵力成形,完全在没反抗阶段,就被人家用超级战联给秒杀了。

    夏鸿腾自然不会单单用灵力战联困住轩辕葛红了事,她体内的四位老魔之魂残图说可是好东西。

    神识一扫,九条被轩辕葛红砍断一天命道链,瞬间被他用灵元大手全都捡了回来。

    随后夏鸿腾祭出《圣火令》和界外天火,快速用炼石术,把这九条天命道链融合成一团精石。

    “残图姐,接下来怎么搞?”

    “尽人事,听天命,走的只是小道,运气好,你也就是跨入神界。书籍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阶梯之上,你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所以,少年,用天命当踏脚石,祭出你的战令,陪我走一遭阶梯之上的世界吧!”

    “明白!”

    夏鸿腾把天命精石马上置于泰山之巅,把轩辕葛红也封印进去。随后归凡笔一动,在上面写下“五岳独尊昂头天外”八个大字。

    随后又抽四魔之力,一跃冲天而起,直上云霄,快速地祭出《连山令》,《连山令》在驮天龟的加持下,立马化成一阶阶梯,借五岳灵力,稳稳成为第一阶台阶。

    第二道阶梯在如梦如幻的玄鉴龟加持《如梦令》下,飞快化成。

    第三阶在似醉非醉的毒灵龟加持《飞花令》下,带他飞出红尘是与非。

    第四阶雷灵龟《圣儒令》快速跟上。

    第五阶佛鳄龟《萨蛮令》飞快化成。

    第六阶阴阳龟《圣气令》飞快化成。

    第七阶绿毛龟《鹧鸪令》飞快化成。

    第八阶帝王龟《乐府令》飞快化成。

    第九阶螭猊龟《圣火令》飞快化成。

    第十阶玄光龟《圣颜令》飞快化成。

    第十一阶玄武龟《将军令》飞快化成。

    第十二阶双头龟《相思令》飞快化成。

    第十三阶,金木水火土五只五行龟加持《五行令》飞快化成。

    夏鸿腾按残图说的顺序扔下一块块战令,一路直上,只觉得自己一步一台阶,一步一世界,不知踏破多少虚空,跨越多少鸿宇,忽然发现头顶上多了一个大到无法形容的黑影,似整个泰山悬浮天上。

    “我靠,宇宙级飞碟?”

    “呵呵,玄幻尽头是科幻,没吓着你吧?上次入梦学的女娲补天舞,还记得吗?人家帮忙补的是一个入窗门,你祭出最后一块《圣舞令》,反转补天舞,就能打开窗门,陪我去里面坐坐吧!”

    “好吧,你是牛人,一切都听你的!”

    夏鸿腾祭出《圣舞令》和风灵龟,马上幻出第十四阶阶梯,一跃跳了上去,双手刚好够到飞碟最下面那个出窗门,他按上次入梦见到的方法,倒旋开,咔嚓一下,飞碟窗门打开。

    顿时生出一股浮力,把夏鸿腾吸了进去。

    夏鸿腾回过神来时,却见圆形碟舱内齐齐坐着十二个高大的人,有男有女,正围坐一圈,如网吧一样,打着个自面前的虚拟键盘,其中就有一个自己入过梦的女娲。

    “欢迎新人送残图回来,可以让我们更新到最新的智慧内容,我是盘古碟长,叫古勒泰!”

    “盘古碟长?哥们,你确定没逗我?那给我说说盘古开天地怎么回事?”夏鸿腾被眼前的巨大惊讶的无与轮比。

    盘古笑着道:“哦,也没什么事,只是当年被几个看到的土著以讹传讹罢了!那年我的飞碟意外迫降在你的星球上,震起漫天烟尘,常年不散,等到我好不容易从晕死状态醒来时,已经过去了好多年。后来我用消防斧劈断外面攀附的藤蔓,开启吸气器消除烟尘,小娲则是帮忙修的窗门……哦,小娲还帮忙修复过被伙头军意外撞断的飞碟支撑架,后来我们飞走前,还用消防水冲刷了一遍,怕留下污染。”

    夏鸿腾揉揉脑门,感觉听得有点晕,难道残图只是人家机器上掉落的一个智能芯片?人家这么大的飞碟被土著哥叫成盘古也没有错!

    “好了,少年,为了感谢你把残图带回来,我可以满足你一个心愿!”

    “如此的话,我想回家,人生百年,夙愿未了,我只想和那里的老婆,柴米油盐,吵吵闹闹!”

    盘古也揉揉脑门,道:“这个要求不难,我可以帮你实现……对了,你能进这里,还有一个隐形福利,可以到那边五人当中,随便看看玩玩他们的游戏。”

    “吆喝,我真可以随便看看吗?我很想看看你们神人是玩什么游戏的!”夏鸿腾随意凑过一个游戏玩得很溜的仁兄那里,但见他的虚拟空间正标注着神界,“兄弟,你这里可以查到靁铭和靁紫音两个家伙吗?她们欠我好多神气分成还没给……”

    “靠,欠债不还怎么行!小祝,你站起来,把位置让给夏鸿腾玩,让他好好地去把这两人溜一溜!”

    “对对,兄弟,谢谢哦!”夏鸿腾顿时坐上此人的位置,兴奋地拉开游戏画面摸索起来,盘古亲切地上前教他……

    一玩游戏误终身,夏鸿腾不知道自己顷刻丢了初心,迷失在神话世界。远处,残图轻声叹了一口气,这家伙的书算是白读了……

    比夏鸿腾更倒霉的是那个让出位置的倒霉蛋站了一会后,没有神位加持,‘呼’地化为光子消失在舱内。

    消失前,他心中愤愤不平,你这货说好的回家呢?为什么却抢我的神位啊?我要报复!你不回家,我替你回家……

    ——————————(全书剧终)————————

    ps1:终于按原定的大纲内容写完,虽然毒点可能很多,但是本君是真的努力在写哦,自己给自己撒一下花鼓励一下。同时谢谢一路跟读的书友,希望下本有缘分再见!

    ps2:看下本能不能过签,也许准备两个月后,会接着最后的彩带写夏鸿腾遗腹子的故事……
完本小说网提供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18 完本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